一張照片捕捉一名89歲老人身穿白色婚紗、手捧花束的瞬製冰機二手買賣間,化妝品和麵紗稍許模糊了老人臉上的皺紋。
  老人名為金槿子(音譯),前韓國慰安婦受害者,迄今未婚,遺憾和恨意長期充斥她的生活,婚紗照只是當地公司給她和其他類似經歷者的一份禮物,然而尋求公正的夙願恐隨身碟怕終生難償。
  現狀當鋪:韓僅55人健在
  金槿子與其他一些在第二次大戰期間遭強徵、淪為日軍慰安婦的受害者如今居住在位於首爾以南的光州社會福利巴里島機構及博物館“分享之家”,這些上年紀的老人多數從沒結婚。
  美聯社12日援引金槿子的話報道:“我的生活本來可能是這樣:遇見一個男人,結婚,生孩子,然後有孫子、孫女。”“但結婚這從沒發生,永遠也不會有,”她說道。日軍士兵奪走她的青春,“如今日本人正等著我們死去”。
  如今在韓國政府登記仍健在的慰安婦受害者僅剩55人,平均年齡為88歲,比最多時的230多人已經大幅減少。
  隨著人數消減和日本右翼勢力對韓國和中國戰爭受害者的挑釁,10名在“分享之家”生活的前慰安婦明白,她們嚮日本尋求賠償的時日無多。“當受害者死去,誰還能繼續為我們爭取?”金槿子在她的小而整潔的房間內說。
  控訴:“我的生活被摧毀”
  “分享之家”的前慰安婦每天靠看電視、健身和與志願者聊天度日,會見日本訪客和偶爾來訪的美國政客及媒體工作組。
  她們當中多數人患病,但幾人保持活躍,打算到日本、美國公開作證、參與示威,尋求日本賠償。在首爾,以她們名義舉辦的每周示威活動已經舉行超過20年。“分享之家”經理金申權(音譯)說,部分慰安婦在戰爭中患上精神疾病和性傳播疾病,還飽嘗恥辱和辛酸。
  一名金姓前慰安婦說:“我的生活被摧毀。即使我設法生存、返回家鄉,我也會感到如果同胞發現我的過去,他們會用手指指著我,即使我所遭受的事情違背我的意願……我都不敢出門。”
  這些前慰安婦生活區附近的一座博物館內,有一張標註數十處“慰安所(即日軍妓院)”位置的亞洲地圖,從中國東北到印度尼西亞南部都有分佈。
  附近還有一所複原的慰安所房間:房間由帶皮的樹木搭建,裡面只有一隻電燈泡,鋪著薄床墊的木床是唯一傢具,刻有給慰安婦所起日本名字的木牌掛在屋外牆上。“我不是尋求獎金,獎金應給予需要的人,”15歲遭強擄為慰安婦的李玉善(音譯)說,“我尋求那些毆打我、刺傷我、讓我流血的日本人的賠償。我們像殘疾人一樣回來。”
  癥結:韓日關係緊張主因
  慰安婦問題被視為韓國和日本關係緊張的主要癥結之一。
  現年88歲的李玉善說:“我希望日本天皇來這裡,跪在我們面前,坦陳他們對我們每個人所作的錯事並道歉。”她的胳膊和腳上有日本士兵留下的刀傷。
  美國坦普爾大學日本校區亞洲問題專家羅伯特·杜哈里克通過電子郵件告訴美聯社記者:“在這些婦女死去之後,這個問題將更難解決或減輕……現在,還有道歉的對象存在,而以後就沒有人能夠接受道歉了。”
  一些歷史學家說,二戰期間大約有20萬名亞洲婦女被強迫進入日本軍妓機構,其中主要來自朝鮮半島、中國等。
  1993年,日本時任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曾就慰安婦問題調查結果發表談話,承認日軍設置“慰安所”及強徵慰安婦,並對此表示道歉和反省。美聯社稱,也有部分日本前首相寫信給前慰安婦道歉。
  許多韓國人認為,這些還不夠。主要問題緣於許多日本政客、官員和右翼分子再三發表挑釁言論,激怒戰爭受害國人民的感情。
  比如,NHK新任會長籾井勝人聲稱在戰爭使用婦女做軍妓在世界普遍存在。在眾多證詞面前,日本右翼分子依然否認存在日本政府或軍方在二戰期間強徵慰安婦的證據。
  部分普通日本人同情慰安婦,但也有一部分認為這是韓國政客藉此打政治牌或為煽動仇日情緒。
  韓國釜山大學政治學專家羅伯特·凱利說,“在日本,‘慰安婦’問題被視為韓國對日本道德攻擊的主要部分”,其餘還包括島嶼爭端以及雙方尋求國際社會支持的問題。 莊北寧(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村山訪韓見“慰安婦”
  據新華社電(記者彭茜)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12日在韓國國會表示,日本應正確對待歷史,任何否定“村山談話”精神的人都應從內閣辭職。
  村山11日應韓國在野黨正義黨邀請,開始對韓國為期3天的訪問。12日上午,他在韓國國會議員會館發表了題為“為正確的歷史認知重樹日韓關係”的演講。
  村山說:“歷屆日本首相都表示他們會繼承‘村山談話’精神。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曾在國會上表示要繼承‘村山談話’的精神,我尊重他的講話,也相信他會付諸實踐,因為他不能否認日本的侵略歷史。”
  村山在演講中對當前日韓關係僵局表示遺憾。他說,為緩解當前兩國間緊張局面,日韓兩國應正視歷史,反省過去,建立面向未來的關係。
  就日軍慰安婦問題,村山表示,日本犯下了褻瀆女性尊嚴的嚴重罪行,日本必須解決慰安婦問題。他說,目前一些日本人對待慰安婦問題態度惡劣,令人羞愧,但也有不少日本國民認識到日本在此問題上的錯誤,希望韓國民眾諒解。
  訪韓期間,村山還參加了由正義黨議員主辦的“日軍慰安婦奶奶作品展覽會”,並會見了曾被日軍強徵為慰安婦的韓國婦女。這在日本現任和前任首相中尚屬首次。
  談及安倍欲修改和平憲法,推動解禁集體自衛權一事,村山表示,和平憲法防止日本自衛隊淪為戰爭工具,該憲法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必須受到保護,這是日本國民的共識,有益於日本的國家利益,也有利於地區的和平與繁榮。
  11日,村山在出席正義黨舉行的晚宴時表示,日本若要向前發展,首先必須獲得亞洲國家的信任,“村山談話”是日本向前發展的基石,任何人都無法予以否認。
  村山1994年至1996年擔任日本首相。1995年8月,村山發表講話,承認日本過去實行了錯誤的國策,走了戰爭道路。他表示,要深刻反省歷史、吸取歷史教訓,“必須把戰爭的悲慘告訴年青一代,以便不再重犯過去的錯誤”。
  (原標題:“慰安婦”夙願難償)
創作者介紹

小柔

xhpyvxmunq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